<noframes id="bjlbh">

<span id="bjlbh"><span id="bjlbh"></span></span>

      <address id="bjlbh"><form id="bjlbh"><nobr id="bjlbh"></nobr></form></address>
        <form id="bjlbh"><th id="bjlbh"><progress id="bjlbh"></progress></th></form>
        <form id="bjlbh"></form>
        <noframes id="bjlbh"><sub id="bjlbh"></sub>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展會展覽>>展覽預報>>“被打斷的飯局”群展
        “被打斷的飯局”群展
        “被打斷的飯局”題目取自法國哲學家米歇爾·賽荷(Michel Serres)的著作《寄食者(The Parasite)》。塞荷在本書中將人類的歷史視作其對自然和人類本身相互“寄食”歷史,對人類中心主義及此觀念之下的技術生產體系展開批判。作為疫情發生以來昊美術館的首次群展,本次展覽試圖在這個“被打斷”的時刻再次審視人類與我們所置身的自然之間的關系,反思既有生產體系和連結方式的危機。 

        但當我們在談論“人類與我們所置身的自然的關系”時,我們可能隨即意識到這句話本身就存在問題,即: 

        人類是自然的一部分嗎? 

        今天自然還是我們認為的那個自然嗎? 

        我們大可以從對第二個問題的假設性回答中來理解第一個問題的必要性。如果人類是自然的一部分,那么問題本身所指涉的人與自然的二元建構將不再成立,但正因為人類長久以來對自然無節制的干預和隨意構建,才導致人和自然的關系特殊于其他物種與自然的關系。在這里,我們可以參照賽荷在《寄食者》中所指出的:“人是萬物的寄食者,他身邊的一切都是他的寄宿場所。動物、植物,永遠都是他的東道主,永遠有義務接待他。予取予求,無以為報。他出于私心,擅自扭曲了交換和贈送的邏輯。他就是這樣面對大自然。那么,對待人類同胞呢?他還是不改其寄生蟲的本色,但他的同胞也想做他的寄生蟲。”(Serres,1980)人類對自然的干預從來都與其自身發展的邏輯一致,要討論這兩者之間的關系,我們就必須首先回到人類自己發明的生產系統和連結方式上來——一個自然從未缺席的人工系統和一個業已失效的全球化連結;其次,我們也必須對這一邏輯下的自然提問:它只是那個被工具化的、需要保護的,由氣候、污染、物種滅絕與殺戮報告組成的毫無主體性的對象嗎?尤其在危機頻發的今天,我們并不難想象一個人類滅絕后仍然存在的自然——它可以通過調節自身的形態和組成方式而得以有機的持續,而我們竟甚少向它學習。 

        因此,本次展覽所討論的自然既不是一個分離或對立于人/人工的概念,也不是一個被裹挾在各種傲慢的宏大敘事中的一團模糊不清的空虛修辭,而是一個由諸多具體乃至微小的事物和連結它們關系網絡共同構成的集合與自足性主體。這個集合與主體在本次展覽中具體化為同時處在前自然與人類文化、生產系統和連結方式等諸多范疇之中的“食物”。 

        食物和烹飪曾經是人與自然最密切的互動方式,它將整個生態環境轉換為日常生活的形式,把人們聯系在一起。在工業化生產之后,食物的獲取和消化方式逐漸偏移了連接萬物的生態系統,轉而以大規模精致生產和消費的面貌,深刻的卷入到工業化、殖民史和全球化的演進歷程,成為資本體系中生產、消費和欲望的孤立單位,因此它亦指涉了人類自身的命運。展覽“被打斷的飯局”即是一個重思食物及其相關的體認、生產、流通、制作、用餐方式及文化指涉的動態場域。 

        展覽從博伊斯的作品《精神食糧》(1977)開始。食物在博伊斯的創作中占據著關鍵位置,既連結了博伊斯對自然和社會關系的思考,也同時作為其社會雕塑的重要要素而存在。博伊斯認為食物是思考和力量的基礎,他在《精神食糧》中列出了一份冗長的食物清單、一段簡短的關于食物的對話和一首引自6世紀愛爾蘭的古詩,將萬物視為妻子兄弟。 

        與《精神食糧》同年代的《十的次方》是查爾斯和雷·伊姆斯(Charles and Ray Eames)從一次公園野餐開始,考察日常生活、人體和宇宙的尺度的短片電影。未來農夫(Futurefarmers)的成員Amy Franceschini與Michael Swaine受該電影啟發而展開的研究項目《十的次方變奏》(2011至今),邀請來自科學領域的研究人員共進野餐,提問知識的局限性和未知的謎團。本次展覽是該項目于8年后的重啟,邀請在中國的學者和科學家參與野餐,并在展廳中設置可移動的開放性共享空間。 

        徐坦的作品《當我媽迷失在林中時,誰在和她說話?》(2015-2016)則通過受訪者并不完全令人信服的言說,試圖體現在東亞社會的語境中,接受了西方理性價值洗滌的傳統文化如何描述人對自然的感受,打開了一個現代科學認知方式以外理解自然的另類角度,而這種并不“科學”的認知方式長久以來所遭到的蔑視與被忽視的自然本身有著驚人相似的處境。 

        鄭波的作品《生存手冊 I(手抄1961年《上海野生食用植物》)》(2015)中迥異于今天食物體系,卻在特定歷史時期被認定為食物的野生植物,提示了政治和生存危機與野草及其所指涉的自然的關系——自然的重要性只有在危機的當下才得以凸顯。 

        鄧恩與雷比(Dunne & Raby)的作品《為人口過剩星球的設計:覓食者》(2009)則是Anthony Dunne 與 Finona Raby這兩位長期在批判性設計與思辨設計領域工作的設計師為食物短缺的未來所構想的自下而上的解決方案。覓食者作為城市邊緣人,向其他動物的消化系統學習,建立作為外部消化系統的功能設備,從非人類食物中提取營養。 

        艾麗亞·內薇斯塔(Elia Nurvista)的長期項目《饑餓公司》(2015至今)則將食物短缺這一議題拉回當下,并借由大米這個在東亞、東南亞地區作為主食的食品,在印度尼西亞的城市化背景下討論食品與經濟、政治和社會階層的關系問題。藝術家在作品中,將由食品變質和貪腐問題引發的沖突的電視新聞圖像與一場關于騷亂的表演并置,再次激活表演者的真實生活經驗。 

        列維·斯特勞在《神話學:餐桌禮儀的起源》指出:“對于每一種特定情形,都能發現一個社會的烹飪如何成為一種語言,而這社會無意識的用它表述自己的結構”(Lévi-Strauss,1968),唐菡與周霄鵬的作品《食欲的形狀》(2017)呈現了關于食物及其社會語言的另一個極端:食雕。藝術家通過對餐飲從業者的采訪,討論飲食業如何受到政策、人口的結構、市場變化的影響,以及擺盤美學如何回應在全球化過程中的圖像與價值流動,并以此嘗試接近和理解消費美學的形態。 

        石青為展覽創作的新作品《白糖記》(2020)和田村友一郎的作品《鱸魚刀,社會烹飪》(2014)則分別截取了一個與食物、烹飪相關的歷史片段。《白糖記》以嘉靖年間白糖的發明為背景,以多幕劇的形式揭開一場全球化貿易、物質消費、食譜、南戲與激進思想交織的現實與夢境。 

        《鱸魚刀,社會烹飪》是對18世紀日本江戶時期朝鮮外交官遇刺案的平行敘述。該案隨后成為歌舞伎劇目,最早的表演即名為“社會烹飪“。Suzuki(指姓氏“鈴木”和海鱸魚)在這里即是兇手的姓氏,也是后來被歌舞伎表演篡改的兇器“鱸魚刀”,而切割魚的詞語Sabaku的發音則與“審判”相同,表示切割和判斷對錯。藝術家指出:在今天這個越來越復雜的世界,判斷將變得更加困難。而作品中不斷重復的切魚、打造刀具的過程,似乎又指向無法避免的不斷的、有意識或無意識的判斷、決定甚至審判,盡管它并不總是訴諸法庭。 

        如果我們考察食物的歷史,將不難得出一部人類與自然糾纏的歷史,這部歷史充斥著進步、成果與薪火相傳的故事,而在它的反面則寫滿了縱欲、偷竊和謀殺,而審判卻不總是及時發生。法律作為一種技術工具,在這些聳人聽聞的故事中扮演著曖昧的角色,尤其是當它面對自然的時候——法律為我們改造自然的行動提供了合法性,但我們從未嚴肅的與自然締結契約。林育榮(Charles Lim Yi Yong)在其研究新加坡海域的項目《海況》的第7部與第9部中,討論了新加坡如何借由國家法令將來源各異的沙子運送并填入海岸和偏遠島嶼以增加國土面積,這些被宣告為陸地的海域一方面反映了對國家、統治方式和地質形態演變的想象,同時亦指涉了沙——這一被認為沒有窮盡、沒有歷史的幽靈。 

        童文敏在其作品《爬行》(2018-2019)中用干枯的樹杈連接四肢,在不同公共空間爬行,其中既包括由人類建造的城市空間,也包括因污染而被廢棄地域的周邊地帶。污染和建造都是人類占有自然的方法,而這些被占有的土地和生物網絡又以占領廢棄場所或城市縫隙的抵抗形式存續。童文敏通過連接植物這一先于人類存在的生命形式和爬行的姿態,完成了一次時間、空間和抵抗形式的關聯和轉換。 

        于吉為展覽而作的現場裝置《流動的盛宴》(2020)指向人類自身的處境。雕塑在于吉的創作中轉化為肉身與物料兩種載體,既是對于現實生活的取樣,也以一種時間性的累積作為一種劇場性的流動修辭。破碎的肉身被卷入建筑廢墟中,承載它們的運輸載體則提示著一段即將發生的位移。作為強大集體的人類,當被既有生產系統視為個體的時候,這些孤立的單元如何被切割、被轉運、被蠶食,即成為了社會烹飪語言本身。 

        勞麗麗的新作《See-saw》(2020)將她在耕種、烹飪實踐中的生活經驗轉化為思辨空間,感悟發酵的過程,探索看似孤立的事物之間的羈絆與共生關系。勞麗麗串聯“嘴”——這一轉換“進與出”關系的器官、餐桌禮儀和食物生長、收割、發酵的過程,通過對圖像、文本與聲音的調動,游走在吃與說、呼與吸、生與熟等諸多關系構成的語義場中,嘗試觸及某種沖突、協商與共生方式。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展覽作品中的食物并不是作為某種藝術生產的媒介,也不是人與自然二元構建的隱喻,而是作為一系列關系集合,指向一個“連結整個地球的關系網絡的自然主體”(Serres,1990),其本身就是對人類既有生產系統的干預和打斷,并試圖提示某種代替性連結和共生的可能。 

        付了了 昊美術館策展人
        展覽城市: 上海
        展覽時間: 2020-08-08--2020-10-13
        展覽地點: 上海浦東新區 祖沖之路2277弄1號
        服務熱線:4006-237-688  E-mail:webmaster@gucn.com  點擊這里與本網交易管理員聯系
        Copyright © 2008-2013 gucn.com 版權所有
        滬B2-20130089   
        本網法律顧問
        310100103437
        頁面執行時間:0.203秒
        2020-7-28 15:02:49

        黄色片做爱性感视频